地址:邓州市人民路中段80号
咨询电话:0377-62361688
手  机:18567283808
13782017349
在线QQ:1270197919
3106664374


韩国现代围棋史12 棋士身份认同的确立过程
来源:邓州棋类职业技术培训学校   添加时间:2016-09-12 15:36
赵南哲
赵南哲   体育讯  2、棋士身份认同的确立过程  那么,韩国职业棋士的身份认同大致是什么时候确立的呢?应该是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初期间。1981年,韩国棋界因适用围棋的法律从“演出法”转换到“文化艺术振兴法”(相关艺术创作活动)而开怀,主管部门也从文公部(文化公报部)演出课改换到了文化课。  当时,韩国棋界已知晓中国把棋类组织划归体育部门管理,而韩国是尚无意把围棋看做是体育。以下考察韩国不同时代的重要现象。  二十世纪60年代-划分职业和业余,确立职业棋士制度  1964年规范职业制度的过程中,部分职业棋手转向了业余,大抵这些棋手无意把围棋视作这辈子营生的手段。洪钟贤当时转向了业余(译注:五年后重新参加定段赛,再次成为职业棋手),段位从大写的四段改为4段。1965年《棋苑》杂志5月刊登载的棋谱,姜哲民二段和洪钟贤4段的对局洪钟贤执黑先行,但黑棋依然贴5目。  图2(业余先行,贴5目)
  事实上,当时先有“业余”的称呼,后来才给棋手加上“职业”二字。尽管“职业”,但“身份认同”远未建立起来。(1965年《棋苑》主办业余职业对抗赛 黑 洪钟贤4段 白 姜哲民二段)  黑1是好手。如果走a位,白棋走b位,黑棋右边会变窄。  图2-1(黑3以后的次序)
  图3(顶尖“业余”的实力)
  “白1、3是最为贤明的下法。”令人吃惊的是,当时的棋谱解说居然没有黑2是恶手的理解。现在,即使是业余棋手也不会轻易走黑2,是因为黑2后白棋如果打入右上角,白1、黑2的交换黑棋明显亏,这个道理现在基本成为了常识。仅看这个棋谱,就可以了解到当时的真实实力和棋理的理解水平。黑2应走A或B位。(1967年《围棋世界》 职业新锐和业余对抗赛第3局 黑 廉赞洙初段)  后来的时代,其见识和眼光总会比过去的时代要高,在这一点上无论哪个时代、哪个领域都不会有例外。即使用60年代的眼光来看,赵南哲先生说:朝鲜时代末期的国手们其水平不过是业余。  60年代到70年代初,职业棋士们的“职业认同”还很脆弱。这一点首先从态度上被体现出来。第3届韩日职业棋士交流战结束后,名人战观战记者留下了如下的文字。(《围棋》1972.2月刊)  “日本棋士来到韩国后的临战姿态、日常作为,韩国棋士们与之相较一概是散漫的个人主义,或者是游玩的态度。而比赛的状况,不必个别针砭,一言以蔽之全员缺乏斗志,韧劲不足。而坐姿本身,就显得被不安笼罩着,很危险。”  韩日职业交流战的成绩,1969年2胜7负、1970年1胜8负、1971年1胜8负,韩国棋士无法与之匹敌,所以谈不上姿态,意气也是消沉。对于当时的状态,诸如此类的分析和批判有很多,而问题不仅仅是出在态度上。当时,赵南哲先生呼吁“职业棋士”也是职业人士(《围棋》1972.5月刊)。  “那些爱好围棋的社会人士,似乎并不把职业棋士当做是职业人。接受指导后,也就是请一顿饭了事。”  作为职业棋士的自豪感,只有经济上有保障时才能得到维持。60年代初“职业棋士”作为新的职业业种迈出第一步时,可以想象很难避免经济上的困窘。下面不妨欣赏赵南哲先生的一局棋,此局如实投影着赵南哲先生对待围棋的态度和作为职业棋士的自豪感。  图4(毕一生所学的对局,久违二十年的大胜负)
  (1963年日本棋院 白 藤泽秀行名人 先 赵南哲七段)  “我手摸棋子已有四十四载,心中思绪万端。其一,此局是测试我真实实力的绝好机会。其二是我全力投入围棋普及,借此局可以判断我所传授是否正道?其三是可以为国内棋迷解惑,韩国棋士的段位是否弱于日本棋手?  序盘我采用二连星布局,是为了强调‘我是韩国人’的主体意识,所以下了星位的布局。”(《围棋》 1975.2月刊)  对白1,黑2脱先右下立柱很大,之后黑6镇也痛快。图4-1
  接图4的实战进行,终局黑盘面4目胜。(未完待续)原著:文容直 蓝烈编译